男人的世界:父子关系

  • A+
所属分类:认识男人

男人的世界:父子关系

在回答“在成长的过程中,你和父亲亲密吗?如何亲密呢?你可以和他聊天吗?你认为你父亲是个怎样的人?你们有亲密的身体接触吗”时,几乎没有男人表示他们和父亲亲密

“他从不表现出软弱或强烈的情绪。我知道他爱我,但是我希望他更明白地说出来。我们没有亲密的身体接触,不拥抱、不亲吻……”

“不特别亲密,我们一起运动、谈论政治。我可以和他谈论不涉及私人的话题,但是我们不亲昵。”

“我不认为我和父亲亲密。我对他所有的记忆就是他总是醉醺醺的,或者因为我没做好的事打我。”

“他很安静、高大。我怕他,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从来没有和父亲亲密过。他非常非常保守,拥护现状,事业成功。而且以从不向人求援为傲,即使他明知他需要帮忙。他喜欢捕猎大型动物。”

“我深爱且尊敬父亲,但是不会和他很亲密。他很含蓄,不爱表露情感。他努力做个好父亲,而且大致上是成功的。”

“孩提时我非常爱他,现在则是爱恨交加。他是懦夫,被我母亲操控,依赖成性。我很气他,因为他不是好榜样,他不了解自己,因此教我成为无法生存的人物——大男人。”

“我没有真的和父亲亲密。他勤奋、诚实,常常喜欢多喝一点酒,有几次外遇。”

“我父亲霸道、喜欢主宰别人。他勇于负责,但是不会处理人际关系,除非是不小心碰对了。目前我和他关系和谐,但是只限表面。”

“我们不亲密。他安静得接近冷漠。我尊敬他对家庭的奉献,但是从来没有和他谈过重要事情。”

“我父亲和我从来没有长时间相处。他诚恳、忠实,但即使到现在,我和父亲可以一整天只道声早安和晚安。”

“爸爸总是很忙。在一个月的露营假期中,我们才看得到他,其他时候就很少了。他工作完毕回家和妈妈谈过之后,就会惩罚我们。”

“父亲脾气很坏,而且会打我们。他很难亲近,对弟弟或我都不亲热。我喜欢我爸爸,可是不敢确定是否爱他。”

“我对他了解不多,因为他总是在旅行。然而我对他充满了温情,也从他那儿得到回报。他黑发、不爱谈论自己。”

“不亲密——不过他似乎是个好人。”

“我没有真正亲近过父亲,我知道他很在乎我,但是我们很少在一起。他一板一眼,而且脾气曾经很暴烈,近几年来温和多了。他是在经济大恐慌时期长大的,所以拒绝丢掉任何东西,因为‘可能有一天需要’。我爱父亲,但是除了生活或有关机械的话题,我没办法和他交谈。”

“我和父亲非常疏远。他一直都是这样,不会表达任何感情,除非是负面情绪,例如愤怒、挫折等。他从来没有赞美过任何人,也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肯定的话,我只像个助手一样,跟着他在房子里里外外工作。他花很多心血在房子上,我想这是他照顾家庭的方式,而且借此回避对任何人说‘我爱你’。他晚上也工作,所以我不常常看到父亲。我们从来没有身体上的接触。”

“我和父亲有少数亲密的时光,我们在一起通常是在工作,深谈的机会非常少。我不会说我们特别情深意厚。有时我会意识到我是他的最爱,但是我对他的尊敬很接近敬畏。他不是容易了解的人。”

大部分男人无法与父亲交谈:

“我和父亲算是亲密,不过我和母亲更为亲爱。父亲是非常安静而单纯的人,他是如此沉默,所以我无法和他多聊聊。孩提时,我们相当亲密,因为他会陪我一起从事我喜欢的活动,例如:棒球、足球等,我们都是狂热的运动迷。我们会在一起消磨时光,而不是交谈。”

“我从来没有亲近过父亲,也不曾和他谈论过我的困扰。他信仰天主教的戒律,而且希望家里每一名成员都能奉行。如果没做到,那就麻烦了。解决之道显然不是去讨论问题所在,而是改过迁善,迷途知返。我觉得他会永远把我当一个小孩看待,除此之外,我真的喜欢父亲,因为他非常忠诚、和蔼。虽然他不和我谈论我的困扰。”

“在我十几岁时,我们会一起去钓鱼、抓螃蟹。但是出游时,我们都很少说话。直到现在,我仍不知道怎么和他交谈——我们没有建立坦诚的沟通关系。我父亲是独行侠,但是他似乎很知足、快乐。”

“我不记得小时候我们有什么亲密关系。似乎他惟一跟我讲话的时候,就是对我大吼大叫。”

“我从来没有亲近过父亲。我们只谈论一些无足轻重的事,例如足球分数或政府法案。我们喜欢一起下棋,偶尔也打打乒乓球。我尊敬他,也害怕他生气。”

“我可以跟他说话,但不是聊天。他非常注重科学的准确性,而且对人冷漠。”

“我尊敬他。少年时代,我们一起在农场工作。他很照顾别人,而且绝不撒谎,但是我们只能谈些轻松的话题。”

“父亲和我很少聊天,我们的交谈只停留在回答‘是’或‘不是’的程度上,每一句答复后面都会加上尊称。”

“我们谈理想、谈家族历史,但是我们从不谈论对事物的感觉。”

“我从来没有对父亲说过任何重要的事情。”

对许多男人来说,即使在非常年幼的时候,和父亲肌肤上的亲密似乎是造次不得的。在问到孩提时代他们是否和父亲有亲密的身体接触时,很少人能够记得父亲搂抱过他(有些人甚至也没被母亲亲抱过)。然而他们通通记得自己接受责打和处罚的经验:

“我不记得小时候父母抱过我。我只记得有一次和父亲一起游泳,而妈妈会在床边念故事给我和妹妹听。我清楚记得有一次因为我不听警告打破花瓶而妈妈处罚我。”

“我记得做错事被打屁股,但不记得被拥抱或牵手。家里总是有更小的弟弟或妹妹,闹哄哄的。我模糊记得母亲会念故事给我听。”

“我不记得爸爸和妈妈抱过我。我倒记得妈妈帮我洗头,以及用棍子打我屁股。”

“我总是被处罚。”

“没有,没有亲密的记忆。我记得因为说脏话被罚吃肥皂,我仍记得嘴巴里那股味道。”

“我记得被处罚和打屁股。至少有一次,父亲把我绑在门廊的柱子上,因为我不肯乖乖待在后院。很多人认为这很可怕,但是当时我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我也不以为然。我不记得常常被抱,不过当我需要时,我不会遭到拒绝。”

“大部分的记忆是被父亲处罚,羞辱人是他的拿手好戏。记得有一次我们到亲友家做客时,我不小心尿湿了裤子,他要我告诉在场的每一个人,同时展示给大家看。”

“小小孩的时候我常常被抱,但是到了五六岁,大人认为我该玩男孩子的游戏了,不能再常常抱来抱去。我对于被打屁股的事记得很清楚。”

“我爸爸不喜欢身体的亲热接触,但是我妈妈喜欢。爸爸非常严格要求纪律,令我们心头惴惴不安的黑皮带就是拷打的刑具。而且他运用从军中学来的心理学——缩回第一鞭,停住不打,重复多次直到我们几乎要为挨打而松一口气。关于这点我不会怀恨他,但是我无法对他说我爱他。我为他做事,送他礼物,但是我永远无法开口说这几个字。”

有些男人提到需要更多的情爱:

“我之所以那么重视身体的亲密接触,是因为童年时代我得到的太少,我和父母的关系是那样不确定,没有安全感。我总是觉得父亲要我不断证明自己的情感和忠诚,但是我却不知道我的父母是否会支持我。我很早就学会不露情感,因此我很早就停止和妈妈亲热。现在我认为身体的亲热是保证、信任等等的表征,但是我会感到不自在,害怕拥有也不敢付出——我怕看起来不得体、太娘娘腔、可笑。”

“童年时代——青春期以前,我总是希望拥有更多的肉体接触——搂抱、摩擦,以及其他的亲热方式,但是我的家人不习惯表露情感。年纪渐长,我的需求就减少了。”

“我记得母亲总是牵着我的手或是让我躺在她的臂弯里,这给我强烈的安全感。她死了以后,我试着让父亲来抱我,但是他完全无动于衷。”

只有少数人提及他们记得(或者自认拥有过)在婴幼儿与父亲亲热的身体接触:

“我父亲抱我,祖父也抱我。”

“当我还是个娃娃,父亲会把我抱在怀里。”

“小时候,父亲会牵我的手,而且大部分父亲为儿子做的事,他都做到了。”

“我不太记得曾和父母亲热,但是我记得妈妈会帮我洗澡,而爸爸在我还未上小学以前,抱我的时候会开玩笑地用夹克罩住我的头。”

“祖父和我会一起玩有趣的指头游戏,念好笑的童谣。我非常喜欢他。”

“我记得祖父会抱我,我的脸颊感觉到他的胡须粗粗硬硬的。”

有些男人在成年之后和父亲发展出较为亲密的关系:

“现在我和我父亲很亲近,我们一起运动,从事园艺,坐下来谈论在学校、工作上或其他地方遇到的问题。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好的人,我真是再幸运不过了。在我看来,他一生之中从来没有做错过事。他不抽烟、不喝酒,完全奉行基督徒的生活,足以做别人的榜样。以前我不知道如何和他谈话,因为我怕他,但是现在我和他很亲近,我可以告诉他任何事情。他是一个老师,要求很严格,而我得一直努力不要惹麻烦,以免让他失望。小时候,我们没有亲密的身体接触,但是我和母亲很亲热。”

“我非常尊敬父亲,但我不认为特别亲密。我想我们互相佩服对方,我们之间缺乏共同的兴趣。我喜欢运动,年轻时代就很热中,爸爸刚好相反。在我成长的过程里,我不觉得缺乏共同兴趣有什么不好,至少没有注意这个问题。等我年长一点,我慢慢学会欣赏父亲酷爱的某些领域,例如:阅读、莳花、聆听古典音乐。至于我们能不能谈话,我必须说不能。他来自乡下一个贫穷的大家庭,非常讲求实际,因此认为我从事的活动(和一群朋友在昂贵的地方约会、滑水、泛舟)是过分挥霍。大致说来,父亲比我保守,但是我觉得他这项特质让我受益良多,协助我重新衡量事情的轻重缓急,往往因此安排得比较好。换句话说,我不再像以前那么痛恨父亲表面上看来处处禁止的态度,我已经体会到这种态度带来的好处了。”

“我现在和父亲相当亲密,但是成长期间我并不喜欢他。我不常见到他,可是我们有机会见面时,相处得极为融洽,我们聊天,沟通得很好。我爸爸是我所见过最好的人。”

“我和父亲只有短暂的亲密时光,在我18岁左右。在那之前,他对我的态度非常严厉,甚至蛮横,还有点冷漠。我尊敬他,大部分是怕他,怕他突如其来的发怒。事后他会走近我,我了解在他粗暴的外表下,隐藏了一颗温柔敏感的心,于是恐惧消失,敬意犹存。随着时光流逝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友善,直到他年迈体衰,越来越依赖我,这让我有点想逃避,但是由于尊敬,我还是顺从了。”

“去年感恩节我父亲去世了。我跟他一向不亲密,直到他过世前一个月。我曾经发誓在下次再见面时,要对他坦诚,而这誓愿的完成恰好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新婚太太之时,那时我和他以及他新结婚6个月的太太聚在一家酒吧聊天,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那天晚上他有点醉,喝多了甜酒,不停地笑,然而内心十分紧张。他想要爱我、亲近我,和我像朋友般聊天,我们从来就不是这种关系,他和我一样害怕。那天晚上我终于打破了第一道藩篱,而后来他回了我一封信(他从来没有这么做)。信上说他很高兴和我交换意见,希望能再度如此。两个礼拜后我接到一个电话,通知我父亲肺炎住院,当天深夜他就过世了。……我非常想念父亲,我多么想要了解他。”

少数男人说,他们和父亲一向维持亲密关系:

“我和父亲非常亲密,我仍然住在家里,而且打算一直住下去,直到获得学位。我们住在农庄里,所以有很多时间在户外工作,也有很多机会谈话。我和父亲一向非常亲密。较小的时候,父亲完全参与所有我感兴趣的活动:童子军、学校活动……”

“是的,我们很亲密。他照顾我、花时间陪我。我尊敬他、仰慕他。他比大部分的父亲年纪都要大很多。”

“我父亲已经死了。我们非常亲密,他突然心脏病发作去世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垮了。我们都是陆军上尉,进入相同的学院。我们玩棒球,喜欢相同的作家。他惟一的缺点是易怒。我努力去扮演他在家里的角色。”

“我们有许多共通的兴趣,而且互敬互爱。他安静、勤奋,从来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他让我受益匪浅。”

“虽然我父亲属于隐藏情感的那一类,但他总是常常跟我聊天鼓励我表达情感,并且鼓励我跟他说话。我们非常亲密。”

“我们在空间上相隔遥远(250英里),情感和知识上的距离也一样疏远。我们难得一起活动,但是我们很亲密,我想关键在于我们一直互相支持而且坦诚。我们可以谈论任何事情,不下判断,只有真诚的关怀与支持。例如越战期间,我曾是一名逃兵。他不赞同,痛恨我的行为,然而他和我一起承受煎熬,在我痛哭时拥抱我,给我情感、经济以及任何他所能提供的支援。他也为我树立了男人典范:有男子气概(他是建筑工人),却依旧温文尔雅。最近我和女友出了点麻烦,他不会窥伺,但是乐意在我准备好的时候跟我谈谈,并且支持我。”

有位男士说出多数男人没有获得却心所向往的:

父子关系是重要的,然而也是麻烦的。但愿能有一位温暖、亲爱、愿意用身体表达情感的男人做我父亲!父子关系不应该充满敌意,或像紧张的君臣关系——这样是行不通的,最终会毁掉其中一人,或是两人都失败。父子关系必须是开放的,父亲愿意付出他所有的爱,儿子才会成长为他所期盼的人。父亲不应该害怕接触、搂抱他的儿子,因为儿子的确需要父亲的拥抱。父子应该能够自由地表达愤怒与情爱,也要能自在地谈论任何事情。”

两位男士表达了许多男人感受到的愤怒:

“我对父亲依旧充满了愤怒,他从不赞同我的生涯选择,也不以我为荣。在我被全国最著名的研究所接受时,他认真地问我:‘你不会去吧?’我认为他一直想打击我,打击我的理想,好接受现实——例如金钱、责任、贷款以及家庭生活。我曾经好几次在梦里,对着父亲大吼大叫,告诉他我恨他,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待我!可是对他怀着这样深的恨意,我又有很强的罪恶感,毕竟他一直负责照顾我们的生活而无怨言。他一向尽忠职守,但是他没有真正了解我们——我和我的兄弟姐妹,还有妈妈。”

“父亲和我仍旧没有关系。因为在我成长的岁月里,从来不曾真正拥有过父亲——他总是在工作,包括三更半夜、周末假期,我几乎看不到他。但是有时我会有罪恶感,毕竟他提供了我们想要的物质幸福。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常去想他——我的感受不多,只有愤怒。”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