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曾经的海枯石烂

  • A+
所属分类:失恋33天

忘记曾经的海枯石烂

相爱的时候,他对你许诺你们的爱要天长地久。然而后来你们还是分手了。这时候你若问他:你许诺过的天长地久你忘了吗?他会用怜悯的目光看你,那种目光好像在看一个指望狼会不吃掉它的白痴小白兔一样。

到这个时候,他是真的忘了。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就在于:男人会因为爱而给女人无数许诺,而女人却会仅仅因为某一个许诺就给男人一生的爱。

所以,先许诺而后失去的婚姻,对男人而言是种解脱,是挣脱许诺本身所带来的束缚。对女人而言却是满满的不甘心,是忆前生想后世时彻骨的苦痛与煎熬。

求职的时候也是一样。老板承诺你未来某天的加薪进爵。然而某一天企业内部资源调整,你还是被裁员了。这时候你质问他:你的许诺呢?

他一定是早已忘记了。就算没忘记,他也不会承认他记得。毕竟,老板的许诺是以全体员工的劳动付出为前提,而员工的付出是以老板的许诺为前提。一个是先付出,一个是后付出。既然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么其中的一方就有了赖帐的可能。

是这样的,老板和员工的区别在于:老板手下有很多员工,总有人为他的许诺在卖命,而员工手里只有一个自己,所以许诺无法兑现的时候,他便空耗了自己。

借钱的时候,甲和乙是好朋友。既然是好朋友,那么兄弟有难就要两肋插刀。甲真是觉得几万元钱不过是身外之物,单据不签一张就给了对方。借钱的乙感激涕零:等我有了钱,马上还。后来过了很久很久,乙很有钱了,可是他忘记了要还钱。直到上了法庭,他眼一瞪:有借据吗?谁能证明我向你借了钱?对面的甲立即败下阵来。

不是甲不好,只是因为他太愿意相信某种许诺。“许诺”两个字都是言字旁,是说在嘴上的,不是白纸黑字,所以才有了太多的美丽幻影与太多的不切实际。

所以,今天他若爱你,幸福着今天的幸福就好。可以努力经营今天的幸福,但千万别指望他所谓的天长地久真的能比他自己的生命还长。如果觉得不幸福,千万别为了他的一句“等我怎样怎样就怎样怎样”而无限期等下去。不是每个女人都是查米拉,而查米拉是不是真的幸福,估计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还有,今天有工作的时候,不仅要努力表现,还要积累经验、学习技术。老板可以裁你的职务、减你的薪水,但却裁减不掉你的学问。一旦他不诚实守信,一旦需要你转身离开,那么就把他的公司当作你的学校、你的社会技能补习班。那些你无须上缴的学费,就权且当作他补给你的花红。

要知道,积极生活的时候,这种行为本身就已经远比那些许诺具有更多震撼人心并改变命运的力量。

当然,人生的岔路口太多,故事并非这一种两种。

反过来说,给他人一个值得信任的许诺,同样并非是件轻巧的事。

他和她是幼年时候的邻居,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她19岁那年,他23岁,大学毕业,出国进修。说好是三年时间,他许诺,只要三年,他回国工作,等她大学毕业,娶她做新娘。少男少女的爱恋,最是感天动地的浪漫,他走了,她很用功地读书,一天天地等。

她的身边,不是没有蝴蝶蜜蜂甚至想要亲近花朵的苍蝇蚊子,然而她统统拒绝。她要等到他回来的那天,说好了,是因为有爱,所以许诺就是天荒地老的誓言。

开始时候有信,很多,渐渐的少了。写信时候不过三两行字:最近很好,打工还有点辛苦。她知道他在便利店搬货物,在中餐馆洗盘子,和所有留学生一样,没有特别的经历。只是,第三年毕业的时候,他没有回来。

他继续读博士,他说,需要继续读两年。两年之后他说有好机会要锻炼,进了一家国际级大公司,一签5年的合同,他说站稳脚跟就来接她。

而她,大学毕业了,在一家公司工作,朝九晚五。顶头上司时常暗示些什么,旁边格子间的小伙子,时常来送花。她爱的他,却忙得连她的生日都忘记。我写到这里,你会不会猜:他如旧戏里的陈世美,不同的是他敷衍她、不娶她也不伤害她,原来不过是因为他忙、他不屑?

那么你错了。故事的结局是他在她28岁那年真的回来,拿一大束玫瑰出现在她面前时,眼睁睁看见她新房里大红的喜字。

玫瑰落一地惨烈的花瓣,他说: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她却只能说:对不起,我等太久,久得让我以为你不会回来。有些许诺,久得连我们自己都承受不起了。

他不知道,她何等爱他,她只是恐惧——那些看不到头的许诺,令她恐惧。她不是担心他的背叛和自己青春的虚耗,她只担心,谜底揭开的刹那,天崩地陷的瞬间,如果是最惶恐的那种结局,自己会一头栽倒,甚至没有肩膀来依靠。

她终究是爱他的,但是她只是任时间冲刷掉了某些对于许诺的执着的固守,冲刷掉了某些自信。不过是平凡人家的女儿,没有先知先觉的能力。

他绝望:我许诺过的事情,我当然会做到。

可是对不起,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男人都如此高尚,也不是每个女人都真的坚强到能敌住时间的淘洗。

所以,更多女人宁愿和男人一起捱苦日子,也不愿意听他那句许诺:等我过好了,就娶你。虽然她明知一纸结婚证书也说明不了什么,甚至知道男人不爱的时候就是不爱了,离婚也不过签个字那么简单。可是,她还是愿意要这样的一个许诺,让她看得见、摸得着的一个许诺。

尽管,一直想说:他肯和你在一起,就是最好的许诺。可是连我们自己都知道,如果要我们选择,我们宁愿要一个纸上的许诺,而不是嘴上的许诺。尽管现实生活中,只要是许诺,就有食言的可能。

所以,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记得在给对方一个许诺的同时,要给对方信心,要让对方知道这桩许诺不是朝令夕改的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不仅要学习忘记某些别人许给你的许诺,也要试着做到:不要轻易地去许诺什么。

所以,要忘记某些许诺,是因为不是所有许诺都有一个“某年某月某日”的标签。所以,忘记某些许诺,只不过是为了让我们不再对某些空头支票心存幻想。也是为了,让我们在踏实的生活中,要给别人结果,而不是那些仅仅作为预言存在的美丽前景。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