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时,我们演练爱情

  • A+
所属分类:失恋33天

初恋时,我们演练爱情

这是一个通过某时尚刊物进行的调查,发布问卷,读者自由决定是否回复。所以,这调查虽然没有代表性和学术性,但通过对其结果的评析,也可以提供给我们一些关于爱情的思考。

在接受调查的39位读者中,32位在18岁之前便已经历了初恋,年龄最小的为13岁,年龄最大的为20岁。对异性萌生感情是进入青春期后的自然生命现象,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因此不能因为法定婚龄的存在便指责其“过早”。因父母干涉“早恋”而留给当事人的心理创伤,在本期回收个案中占的比例最高。父母们或是怕女儿受骗吃亏,或是担心“早恋”影响学习。对于前者,我认为典型地透露出将女性视为性的被动者、弱者的男权意识;对于后者,我认为,只要对“早恋”加以顺势和合理引导,恰恰对学习有促进作用。

所有来信者,其初恋均以失败告终,或正处于失败的边缘。我们不能据此推测初恋失败的比率,因为处于恋爱成功中的人,往往不需要倾述,但是,初恋成功几率偏低,是一个事实。恋爱是一种人际行为,需要一定的人际交往经验,而经验是通过实践和学习获得的,所以初恋失败便不难理解。此外,我们的社会缺少负责任的恋爱观念引导,言情作家在推崇虚幻的浪漫,传统社会在强调生活的实际,两性交往在现代社会面临的多元冲击与多元可能,仍缺少现代观念的指导。

初恋注定会给一个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甚至影响其终生的情感方式乃至择偶标准。至少有10个接受调查者在初恋失败后产生过自杀的念头甚至行动,但时过境迁之后,绝大多数的接受调查者均能够认识到,失恋使自己成熟。确实,我们通过与异性的交往而成长。

下面加以点评的个案,均有一定代表性,自述者均为女性,引用时已略去有可能暴露当事人身份的情节。有的个案受篇幅所限进行了大量删减,还有一些个案无法点评,对于那些支持我们的来信者,请相信我们是深感不安的,并将随时留意可以弥补的机会。

我13岁那年,读初二,发现学校里一个男孩子总是在默默地注视着我。我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兴奋、心跳、激动的感觉。那时的我是羞涩的、封闭的、传统的,从不敢接受他送过来的目光,总是装着不在意或毫无知觉。但我的内心是激烈的,总是想着他,希望在校园里看到他的身影,希望上学和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碰到他。但真的碰到了,也只是装作熟视无睹,当时真的感到心在疼痛。但我不敢想象我们如果走近一步会怎么样。(方评:两情相悦后被吸引到一起,本是最自然的结局,我们却被塑造得连动物都不如了。)就这样,我们不经意地碰到,不经意地看,但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他比我高两届,接近他毕业的时候,有一天我在校园里和朋友聊天,看到他在不远处不断向这边望,几乎就要过来说话了,我赶紧引着朋友到别处走动,逃避他。(方评:上帝派约拿去拯救以色列人,面对这一升华生命的神圣机遇,约拿逃走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他考上了南方一所有名的大学,他是那一届的全校最高分。我从学校的红榜上才知道他学习这么好。我曾经想考上他那所大学,但最终只是上了一所无名的学校,毕业后在北京有了一份工作。

今年我23岁了,有了很多经历,但少了当初心动的感觉。也许是看多了,经历的故事多了,心灵不再纯净。面对追求者,我像一个清醒的局外人,看着别人表演。于是那纯真年代的故事会经常被记起,总不自觉地拿当初的那份感觉来比较,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发现自己这么多年一直珍藏着一个人的名字,一个人的影子,当年的感觉刻骨铭心。那年轻的、纯净的感情,哪里去了?也许,我小心收藏的其实是我自己。(方评:少年春情最真挚、最纯净,而成年世界太不纯正了。奇怪的是,不纯正的成人世界却总指责少年世界,并可以左右、控制,乃至强制他们。)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